·院长潘鲁生调研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五个一”项目·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办公室工作例会召开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第五次工作例会召开
 搜索  
      首页    |    活动动态    |    活动公告    |    历史沿革     |    校史钩沉    |    吾爱吾师    |    校友风采    |    活动花絮    |    学院首页
  吾爱吾师
丁永源教授访谈
作者:  来源: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2012-06-28 09:08:00
  

     本刊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曾经在1980年至1983年担任过山东省工艺美术学校副校长,亲身见证了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创建历程。请您谈一下山东工艺美术学院从中等专业教育到高等教育阶段的转变过程。
    丁永源(以下简称“丁”):这主要是为了适应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整个经济形势、政治形势的改变,因为当时经济发展情况越来越好。当时对外贸易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工艺美术主要靠出口,因为文化大革命有些做法可能比较左,对所有的产品都是限制很多。等到1978年以后,形势有了好转,手工艺企业里老师傅带徒弟的培养方式有所改变,随着出口的工艺品数量的增多,好多企业缺乏工艺美术设计人员,而且要求文化层次要与当时的经济发展相吻合,所以当时我们学校里的老师或者其他教职员工包括校长也意识到这个形势已经迫在眉睫。另外,主管部门(省二轻工业厅),包括省长以及分管轻工业的副省长也感觉到这个问题的迫切性,人员从文化层次上以及数量上都适应不了市场发展的需要了,于是考虑能不能将学校在原来中专的基础上提高到培养专业设计人员的大专院校的档次,这个想法当时基本上都是一致的。然后从1982年开始酝酿,我们学校出面写报告,讲理由。经过几次讨论之后,由后来担任我们学校第一任党委书记的孙长林同志(他当时是省二轻厅的副厅长)领着我们进行了多方面的工作。后来得知成立一所高等院校,需要国家教委批准,省里面没有权力来批。根据这个形势分析下来,中央不可能马上批,因为一个规模很小,专业较冷僻的中专学校在国家教委里面的印象不是很深。而当时的省委书记白如冰和副书记苏毅然、副省长高启云等对筹建省工艺美院都十分关心和支持,并研究了可行性方案:“先以山东省轻工业学院工艺美术分院之名把这个牌子竖起来,然后等办出成绩来,国家教委再慢慢承认。这样,经过半年多的时间,到1983年上半年开始基本上已经经省政府批准,山东省工艺美术学校改名为“山东省轻工业学院工艺美术分院”,并从这一年度夏季开始招收第一届新生,这是大致的过程。
    当时全省有四所中等工艺美术学校,有淄博的轻工业学校、烟台轻工业学校、还有咱们山东工艺美术学校、青岛工艺美术学校。最后选择了咱们学校,主要因为咱们学校在山东省的省会,各方面条件都比较优越,与省里面联系也比较密切。
    记:1959年至1960年,您曾参与了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的室内陈列设计和布展工作;参与了人民大会堂山东厅的室内装饰设计工作。1979年,您出席了全国工艺美术创作与设计艺人大会。另外,您还设计过一些陶瓷器皿、地毯等,可以说您的设计阅历非常深厚,能否谈一下这么多年来自己的设计心得?
    丁:其实,我从事专业设计这方面来说,主要是曾经参加过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室内陈列工作,那时我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1959年春夏,新中国成立以后北京的第一批十大建筑要进行内部装修工程。于是就把中央工艺美院当时2年级以上的本科生,再加上我们这些去进修的学生,一共100来人集合起来进行工作。当时分3个大班,大概有200来个学生分在十大建筑里边。由老师们带着,根据各个馆的具体情况进行装修、陈设工作,有的结合内部装修还要搞陈列布置,当时我正好在现在国家博物馆的南半部(当时为“中国革命博物馆”),主要搞中国革命历史的陈列。这项工作进行完毕后,我回到山艺被留校当助教,恰好人大会堂山东厅又需要陈列和布置。一大一小两个厅里面都需要很多陶瓷器皿,如烟具、茶具,还有一部分放在博古架上陈列的观赏瓷,我被抽调参加这一工作。还有一批专门搞美术创作的,如于希宁、张彦青、陈维信等创作国画;朱学达、谢昌一、吕学勤、黄鹂等主要创作潍坊木板年画风格的新版画,画比较大幅的作品,以潍坊木板年画的形式作为大会堂山东厅的装饰画。我当时的分工主要是陶瓷,主要包括一些日用陶瓷器皿,包括茶具、烟具等。设计的方案经过相关专家、老师的讨论,通过修改、提意见,最后生产制作。制作是在我省的陶瓷产地淄博进行的,当时具体担当生产制作任务的有大昆仑瓷厂、博山瓷厂、博山美术陶瓷厂等。但因为当时设计方案的时候,具体的生产技术懂得不是很多,所以到了厂里以后,厂里的技术人员说有些生产工艺技术上有难度,做出来效果不好。我们又进一步结合他们的实践,重新进行修改,修改后再做模具、生产,这是第一次真正的接触瓷器。以后逐渐地就对陶瓷生产的工序和要领熟悉了。如果说有什么心得的话,就是手工艺产品的设计一定要懂得生产制作和适应市场需求,也就是要“对路”。
    1963年夏,我被调去山东省二轻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主要分管全省工艺美术企业(厂、社)产品创新设计的组织和艺术指导工作。抽纱、编织、手工地毯是我省手工艺中的重头行业,每年都要与外贸部门联合组织一至二次创新设计活动,实际又是对企业图案设计人员的集中专业培训。这类活动让自己也有进一步接触生产实践和市场调查研究的机会,也是逼迫自己在专业设计的理论和实践能力上进一步提高的动力,直到1980年冬我被调到当时的省工艺美术学校(本院前身)。1989年—1990年间,省政府又组织力量对人民大会堂山东厅的内装修和室内陈设、装饰进行彻底翻新,并指定由省二轻工艺美术研究所牵头并具体操作。对其中两个厅所需的手工地毯(一幅大的规格为14m×21m,小的为3.3m×8.1m)的图案设计就落实到我身上,如此大尺码的手工地毯无论从图案设计还是生产制作上的难度都很大。也由于自己熟悉、了解中国手工地毯图案的艺术特色和生产技术特色,故对遇到的新问题能迎刃而解,设计方案也经一次审查即获通过,由威海地毯一厂负责制作。放大稿则由当时留校任教的段建华帮助完成。
 
    记:您从事过多年的工艺美术教学、管理工作,在这方面积累很多可贵的经验。请您谈一下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设计艺术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针对目前民间艺术是我们工艺美术学院的一大亮点这一优势。
    丁:咱们学校一贯重视民间传统文化教育,在中专时期中国传统艺术就被学校纳为重点学习内容。我对民间艺术的兴趣是在中央工艺美院进修时受滕凤谦老先生的影响,他是专门搞民间剪纸的,吸收了西北地区的风格,但他不是民间艺人,而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我们在进修的时候他经常到学校给我们做这方面的讲座,还有很多老前辈如张仃、庞熏琹、雷圭元等他们都认为民间美术是非常宝贵的,也就是在他们的影响下我学到了很多。民间美术丰富的内涵以及一些特殊的艺术语言都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跟传统的艺术绘画是一个本源。搞设计的人想做出能在国际上站得住脚的作品,就一定要保持住自己民族的文化特点,必须重视民间美术。就像鲁迅先生讲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所以要让学生认识到这点,培养并不断加深学生对民间美术的感情。中国民间传统文化艺术是我们宝贵的财富,应该把它的精神内涵继承下来,所以从80年代开始到现在,咱校的各专业都坚持有民间美术课。
 
    记:面对现在需求越来越丰富和多样化的市场,您认为我们的设计艺术教育应该如何应对这一趋势?
    丁: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就提出来了:一个国家要想屹立于世界之林首先要发展经济。经济的发展与我们专业的关系是显而易见的。要想经济发展,你必须在设计领域走在世界前端,这样才能使得不同的产业发展起来,对设计的重视也说明整个社会有明显的进步。一个设计的好坏关键看它的文化内涵。你的设计既能跟上现在科技的发展,满足现代人们的观念,又能继承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内涵,只有做到这两方面才能够在国际上立足。也可以说传统文化民族精神跟时代的时尚风格能够融合到一块才能在世界上站得住脚。就像人走路必须两条腿是健康的,否则往往走不直路,所以不能把民族的文化内涵扔掉,也不能盲目地一味追求时髦; 又不能顽固不化、固步自封不接受外来先进的东西, 否则面就会越来越窄。
 
    记:您是我校学报《设计艺术》的主要创刊人,请您谈一下《设计艺术》创刊的初衷、办刊历程以及编辑理念。
    丁:当时就是因为我们学校刚刚建立,名义上只是山东轻工业学院的一个工艺美术分院,教育界对咱们这样一个性质的学校还不是很了解,经相关领导集体开会商议,认为自己的学校应该有一个刊物对外宣传自己。但是由于当时学校规模和知名度较小,资金也有困难;再加上如果想创办一个面向全国、国外的刊物,必须取得国家出版总署的批准,程序比较复杂。而申请创办一个内部刊物的程序较为简单,刊号只需省委宣传部代表省出版局批准就可以,所以就决定暂时先创办一个内部刊物。我们将申请申报上去,省委最终批准了。一开始,就由我和潘鲁生担负了全套审编、组稿、印刷、发行等事务。最初就是为了在教育系统内部、相关产业内部发行,作为内部交流信息,反映我们山东省工艺美术学院的办学指导思想、办学方向所实施专业教育的一般情况、不同年级学生的专业水平情况、各种教学信息等,与社会进行交流,逐渐使社会从各个方面承认有这样一所工艺美术学院。当时因为仍归省二轻厅主管,所以省财政厅不给我们拨款。我任副校长时,也就是我们学校还是中专的时候,一年学校总的开支仅约20万元左右。当时咱们学校的规模较小,主要开设三个专业,分别是染织专业、装潢专业、雕塑工艺专业,一个专业招收一个班,最多两个班,学生多的时候能达到一百多个,少的时候也就是几十个。学校升级成大专以后,情况略有好转,二轻厅给我们拨的款有所增加,省财政厅也时有专项款拨给。至于编辑理念,我认为当时调子定得比较低,就是想让这个刊物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提供一个让外界了解我们学校教学水平的平台,同时吸收各行各界专家对我们学校的反馈意见,以及创办较早的各高等院校的办学经验。开始的想法是这样的,办了几期之后(当时是半年一期),包括张道一在内的有关知名专家反映还不错,同时也得到了教育系统和二轻厅两个主管部门的肯定和赞赏。他们普遍认为《设计艺术》虽然起步较低,但是总的格调和内涵能够达到一所高等院校专业学报的水准。在此基础上,潘鲁生又进一步扩大征稿范畴,经常去北京等地各单位联系征稿,他认识的人比较多,能够收集很多优秀的稿件,这在当时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当时稿费标准很低,他们是从内心看得起《设计艺术》这个刊物才给稿件的,并不是冲着稿费才给的。在这个基础上逐渐发展,慢慢地争取到了正式刊号,印刷质量、编辑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唐家路负责《设计艺术》的编辑工作之后,不管是从稿件的来源和质量上,还是在版式设计上,相对于创刊的时候水平都提高了一大步。
    记:对于设计艺术领域的青年学子,您认为如何才能在大学四年中学好自己的专业呢?
 
    丁:我觉得现在有一部分同学在考学之前和考上大学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对专业的特点认识不清楚,总是将搞设计和画画等同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他们认为只要搞好美术设计画好画就行,并不关心文化底蕴的重要性。目前的艺术院校录取模式使得学习艺术的同学在文化课成绩上与普通文科学生相比,总是存在一定的差距,虽然这种现象正在慢慢地改观,但是依旧存在着。不像以前我们那个时候是真正爱好美术才报考的,文化课成绩一点不差。那时候考试是先考文化课,报考美术专业的学生在考试最后一天还得加试专业(素描和彩画),录取时首先看文化课分数够不够,然后再看加试的专业分数。现在正好反过来了。我觉得现代的同学应该做到德智体全面发展。德育很重要,现在有好多同学因为是独生子女,在家里过于娇宠,造成性格上这样那样的缺陷,养不成独立思考和生活的能力,走进社会中不知道怎么做人。比如有些同学在课间操时间内,从教室内出来往楼梯口一站,不管有多少人上上下下,他始终站在那里不动,这就是在小时候家长没注意教育的缘故。还有很多同学吸烟,随地吐痰,不管怎么教育就是不听,这些不文明的生活细节到了关键时刻就会给我们的国家形象抹黑,这是我们现代教育目前所欠缺的。所以学校除了专业上加强教育之外,作为辅导员或班主任在思想道德这方面也要加强教育。体就是体能,有好多同学弱不禁风,特别是女同学过分地追求体型,追求苗条,结果是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马上躺下请病假。这种情况对学习很不利,所以要加强必要劳动能力的训练。以前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体育劳动课,在山艺上学那段时间,每年六月份小麦熟了的时候,整个学校除了中老年教师之外,所有的人都必须去农科院帮忙收割小麦。而且必须步行,不能坐公交车。当时凌晨三点就吹号集合,集体步行出发。到下午四点左右又开始步行回来。这就是锻炼一种集体主义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不一定专门设置一门这样的课程,但是作为辅导员或班主任有职责协助学校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另一个问题是学生的知识面太窄。咱们学校目前的专业设置给我的总体感觉是分化过细,专业分化过细了,学生的知识面就会偏专。我感觉搞设计美术的人,不要一开始就当专家,就如同金字塔式的爬高,最基层的知识应该尽量宽广,虽然一开始上升得很慢,但是只有这样最后才有能力使自己提升地更高。所以我觉得一开始学生接受的教育应宽泛一些,包括音乐、舞蹈、戏剧、传统曲艺等各方面的艺术都要涉猎。各种传统文化的内涵都有共同之处,只有接触多了,到了一定程度才能够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如果知识面太窄,根本谈不上触类旁通。我的观点就是先当杂家,在杂家当好的基础上再当专家。
    记:今年我校将迎来35周年校庆,您对工艺美院发展的历程有什么感想?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今后的发展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丁:学校在三十五年的发展历程中,前十年属于一个过渡阶段,后二十五年是一个大发展阶段。二十五年之前,也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整个国家的发展是有波折的,最大的波折就是文化大革命,它的副作用太大。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人们的思想得到解放,国家又开始正常运转了。这对于我们学校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再加上咱门学校历届领导和全体教职员工的共同努力,这二十五年我们学校取得了显著的成绩,突出的表现就是我们学校从中专升级为大专,新校区的成功建设,申请硕士授予点的成功,本科教学水平评估取得了优秀的成绩等等,可谓硕果累累。我以前去过中央美院、中国美院等多所艺术院校,当时非常羡慕人家的资料室、图书馆等,虽然现在有些历史文化底蕴还不及他们,但是我们也已经初具规模。之前我在学校什么都做,从第一任校报、学报的主编,到第一任的图书馆馆长,后来又到染织系里面任过支部书记。当时孙长林书记领着人事处的同志和我不断到外省市聘请优秀教师,到中央工艺美院请客座教授,作为大专院校必须要有教授级的老师实施上课,周成儦老师,阎瑛老师,吴顺平老师等都是孙书记带领我们到全国各地请来的。总之,这三十五年,咱们学校的发展可谓是突飞猛进。
    至于建议,我想首先是教育不能只是专业教育,对学生的思想品德也得进行教育。在这方面要实现“两条腿走路”,专业要搞好,思想也要进步,培养德艺双馨的人才。让大学生知道学习专业的目的是什么。一个人能够成功地上大学,不能认为只是自己能力高的体现,另外还要感谢国家给我们创造的这个安定美好的平台,所以大学生应该把知识回报社会,回报国家,这样上大学才有意义。在就业时不能对岗位过分强调专业的对口,有些时候稍微适应一下,就能把工作做好。如果挑来挑去不能就业,对社会来说也不是和谐的。第二个就是现在新校区虽然已经开设了许多工作室、实验室等,但是感觉动手的机会还是少。在专业教学中,应该适当提高学生参加专业动手实践的机会,目前这方面还是一个不足。尤其是针对我们工艺美术性质的学院,不能只是理论讲授,还必须加强动手能力。陶瓷、玻璃、首饰、金工等都是这样的专业特点。另外,平面设计专业也应该让学生知道怎样从电脑制图的设计稿到最终形成一大批产品,只有从动手实践中才能了解这样一个整体过程。第三个建议就是我通过观看近几年咱们学校毕业设计作品展,感觉“绿色设计”也就是“环境保护”这一设计理念比较弱。有的书籍设计,似乎有点铺张浪费,如单纯从形式美的角度看,的确非常新颖独特,但是所用的原材料太浪费,制作时不惜工本,商品包装的设计造成的浪费也是很大。不少节日食品、酒类等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金属、木材、工艺品做成外包装盒,里面的“内容”仅仅是几个月饼或糖果或几百克酒液或饮料而已,包装的成本往往大大超过物品本身好几倍。这不仅仅是节约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绿色环保的观念,让学生知道少砍几棵树、少消耗若干能源的意义。绿色设计的观念应该在我们学校老师和同学们当中树立起来,并且应该当作一种设计的基本原则一直贯彻下去。日本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了,他们的产品没有过分华丽的包装,他们注重的是内在品质,而咱们还依旧停留在外包装层面。咱们目前的产品质量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只是环保层面上的设计还不如他们。我们不仅应该将这种绿色设计观念应用到自己的设计中,还有责任将这种观念向消费者、向社会加以宣传。最后一个建议就是学校是不是应该多创造一些让学生与已经退休的老教授们交流的机会。这种情况虽然也有,但是我感觉应该更多一些。现在我听到很多老教授,如周成儦、赵德昌、阎瑛、吴允琛等老师等都希望与同学们有更多的交流机会,发挥自己的余热。再加上咱们学校目前的师资力量不是很强大,许多课程还得向外校聘请。这些老教师可能赶时髦不行,但是讲授一些基础课还是很优秀的。他们态度也很认真,教学经验比较足,对同学们能够一视同仁。所以我希望学校能够考虑一下这个建议。


丁永源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首页  |  活动动态  |  活动公告  |  历史沿革  |  校史钩沉  |  吾爱吾师  |  校友风采  |  活动花絮  |  学院首页
版权所有:山东工艺美术学院40周年校庆办公室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