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潘鲁生调研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五个一”项目·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办公室工作例会召开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第五次工作例会召开
 搜索  
      首页    |    活动动态    |    活动公告    |    历史沿革     |    校史钩沉    |    吾爱吾师    |    校友风采    |    活动花絮    |    学院首页
  吾爱吾师
在教学中学习教学——做教师带给我的愉悦
作者:胡希佳  来源: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2012-06-28 09:14:00
  

    近段时间我总是在琢磨一段调侃的话,说:人到了一定年龄“躺下睡不着,坐着就打盹,过去的事情忘不了,现在的事情记不住”,这段话颇有道理。大概这是自然规律,恐怕每个人都会这样。我好像也已到这个年龄段,特别是到了某个特定的日子更是如此。前两天开校庆筹办工作会,把我带入了“过去的事情忘不了”……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已经走过了三十五年,作为一个留校教师跟着学校一块成长了三十多年。从学校历史看三十五年是短暂的,但对我来讲三十一年的教学之路走过之后,我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换句话说,这一辈子我只干了教师这一行。
    “服从组织分配”步入教师的行当
     三十五年校庆到来之际,对学校而言,可以自豪和骄傲的说:虽然学校的历史还很短,但我们已经有了巨大变化和发展。而对我,三十余年的教龄留下的除了拔顶、白髯之外,更多的是与学校一起成长中的记忆,特别是刚留校做教师的那十几年,更是记忆犹新。1977年7月,我从这个学校的雕塑专业毕业,填好服从组织分配的表之后就在家等通知,8月底接通知后到学校报到,当时并没有兴奋的感觉,而是忧虑如何面对这项“服从组织分配”而得来的工作。此时想来,当时对留校做教师唯一的理解就是还能继续画画,继续做雕塑,至于怎样备课、怎样上课、怎样辅导学生等一无所知。因为那是1977年夏天,文革后的全国高考还没有开始,人的思想、社会活动等很多事情都还处在一种混沌的状态,但人们都知道要干事了,也应该干点事了。我也是在这样一种社会背景和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做了教师。
    我留校那会儿,因文革刚结束,各行各业都急需用人,国家的学历教育尚未走入正轨,因此用人也没有学历的要求,只要适合工作就可以,我也就以适合工作的人员从事了教学工作,可我自己知道,我这种笨嘴拙舌的人哪适合讲课当教师啊。但当时学校对我们这批留校的年轻教师还是很关心和重视的,安排并给予了很多学习和进修的机会。记得在我留校的那年冬天,学校就让我到山东艺术学院跟随赵玉琢教授等几位资深的基础课教师进修素描,同时为上课做准备。之后的1978—1979年间,学校又让我去厦门参加专门的雕塑师资进修班,较系统的对雕塑和雕塑教学进行了学习。后来我又带职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助教班学习,较全面地研习了高等教育的课程,可以说是多次的进修和学习机会才使我适合并担当起了这份工作。
    在教研活动中学会了教学
    三十年前,学校处于初创阶段,那时还没有系统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很多事情只好是“摸着石头过河”去做,在教学活动中一起研讨。记得那个年代,人们事情少,工作、社会活动也比较单一,集体活动都能参加。因此每周一次的政治学习和每周一次集体教研活动坚持的比较好,特别是教研活动,各教研室也比较重视,教研活动组织得丰富有内容,大家也都把教研活动当作交流和相互学习的机会,集体研讨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正在上课的教师通报课程进展、学生学习及课堂纪律等情况,准备上新课的教师汇报备课情况、教案、教具的准备情况等,然后大家相互议论、共同探讨,对有关教学中的问题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虽然那时大家都没有太多的经验可谈,但通过这种集体教研活动,教学工作得到了非常好的推进,每个人不但明确了自己的教学任务,同时了解了整个教学计划和教学工作应有的连贯性,对教学和学科专业的认知起到了积极作用。
    正是通过这种集体教研活动,老教师的教学经验得到了总结和传授,年轻教师的教学体会得到了交流和沟通,整个教学工作通过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成为一个从组织、准备到实施衔接有序、内容完整的体系,也在没有任何硬性指标和文件规定的情况下得到了良好的开展。我个人也在这个集体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教学水平也得以不断提高。
    以“实”对“实”的教学
    “实际”和“实践”,都是同一个“实”字。“实际”包括实效、实在、实事求是等含义,指符合客观存在、合乎事实的做事情。“实践”兼有实习和检验的内涵,则指人们在意识的主导下做事。我的体会是,这两个“实”字在美术、设计的教学中是分不开的。今天回过头来看,从学校创办时的名称“工艺美术技工学校”和当时的办学方法,到今天我校提出建设“实践教学型”高等设计艺术院校,其宗旨都没有离开“实际”和“实践”,只是山东工艺美术学院作为高等教育院校在强调“实践”的同时,更注重艺术创新和理论素养的教育。可以说我们学校一直是以符合“实际”的教学理念,结合“实践”的教学方法来培养学生。学校是在这一贯的办学指导思想下,完成了培养“艺术创新和技术能力”设计人才的目标。同时学校的发展也证明了,只有始终坚持以“实际”和“实践”为办学指导思想,才能培养出具有“创意能力、表现能力和实践能力”的学生。
    以符合社会实际需要培养人才和以实际情况制定办学指导思想、设置教学计划,是我们学校一贯遵循的。记得从我在学校读书开始,学校除了开设各种基础课和理论课之外,还按照实际需要开设了很多实践性的课程,如彩塑课、玉雕课、鲁砚雕刻、莱州玉雕课、羽毛工艺画课等,这些都是符合当时社会需要的,也是培养工艺美术人才最实事求是、最有实效的课程。到我刚留校的前些年,学校各方面的条件都还不是很完备,师资力量也急需加强,更没有现在这样完善的工作室、实验室和良好的实习条件,但当时学校仍然是从教学的实际需要出发,建立了专门的实验室和实习车间,配备了金工实习和切石、磨玉等当时比较先进的设备和工具,并配有专门人员管理,同时从工厂调入了郑绪禄、张超等一些有丰富实践经验的老工人、老技师指导学生实习。
    从实践中培养人才更是我们学校始终采用和坚持的方法。一个学校能否培养出合格的学生,首先体现在对教师的要求,只有教师自身具备实践能力才有可能传授给学生。因此当时学校首先对年轻教师提出了理论课与实践课并举的要求。为达到这一点,学校也积极为青年教师创造各种条件,“请进来走出去”是学校当时为了使年轻教师达到这一要求实行的重要举措。当时学校的教师多是年轻人,为了使年轻教师真正胜任教学工作,学校一是直接派出去学习进修,或从一些著名院校请来象付维安、袁运甫等老教师、老教授带着上课;二是安排年轻教师跟随如郑可先生这样实践和教学经验兼具的专家学习,或直接安排年轻教师下厂,在工厂里向一线工人师傅学习,了解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的关系。这些学习可以说是最直接、最有成效的,也是当年的年轻教师丰富实践经验,上好相关课程的主要原因。当时学校强调实践的另一个重要体现就是,要求年轻教师在讲课中能够提供自己的示范作品,为了做到这一点,学校专门组织年轻教师集体做范画,做示范作业。在学生完成课堂作业的过程中,学校也要求任课教师不但能够辅导学生,而且辅导中必须能跟堂随时示范。这种兼有“检验”教师从教能力的要求,使很多年轻教师得到了锻炼和提高,也是由于学校的这种要求,跟堂示范作业成为我的教学习惯。
    体会传授与接受
    今天,每当我上课的时候,面对学生常会有一种快乐的感觉,特别是碰到有些具有个性的学生,更觉得愿意和他们交流。这是我从教十多年之后才逐渐有的感受,尤其是现在我更深切的体味到“教学相长”,“因人、因材施教”以及“平和的对待每一次学与教的关系”的内涵。记得我刚留校任教的前几年,全国高考恢复时间不长,当时整个社会好像到处弥漫着学习的风气,很多学生从考学前到入学,读书和求知的欲望始终不减,特别是有些学生读了书之后,经常会把书中的观点和一些读书心得与别人交流、探讨或者说是辩论。那时我的年龄和他们差不多,有的学生甚至比我还要大,思想活跃的程度基本和他们相同,也是读书的年龄,也是喜欢交流和讨论问题的时候,再加上学校让专业教师跟班做班主任,所以天天和学生在一起,也就有了更多的交流时间,交流和探讨的内容除专业之外也就扩展到了各各方面,通过和学生的交流,不但更多的了解学生,也促使我更多的去思考教与学的关系,传授与接受的关系。 
    尤其是近几年,我教的学生从留校时与我年龄相仿,到现在已是80后、90后了,这些学生不但可以通过各种媒介广泛的获得知识,而且对很多事物有独立的思考和认识,同时大都具有个性很强、兴趣广泛、好动的特点,再加上绘画、设计的学习过程本身就是极具个性的,学成的人更应当具备独到的见解、丰富的想象力和创作力以及张扬的个性。因此我们现在经常面对一些个性与情绪时常迸发的学生。对待这样的学生我反而觉得很自然,也非常喜欢。因为他们之间的性格差异大,情绪波动也大,同时他们每个人还不断的变化着,为了能够跟上他们的变化,也促使我要不断变换思路,变换方式方法和他们沟通。特别是现在的教学,我认为教与学关系,首先是建立在平和对接的基础上,绝不是单纯灌输,更不能简单的将知识强加给学生,因此“平和的对待每一次教与学的关系”是达到教学目的的一个“隐形”保障。至于教学方法更应以探讨、互动的方式与学生交流、对话,在交流和对话中为学生解疑答惑同时传道授业。与学生交流的过程是了解他们的过程,了解了就能理解,理解了就有办法,就能跟上他们的变化。这些年来我也在这种变化中获得了年轻的信息,得到了和年轻人同样的思考,感受到了“教学相长”,同时也体会到了因人、因材施教的重要性。
    三十多年,回头看弹指一挥间,对于学校来讲,完成了发展壮大的过程,对于我来讲,做了十多年教师之后才开始知道什么是“教”,什么是“学”。如今,我已经从教三十余年了,在教学过程中真正感受到了做教师的快乐,同时在教学过程中逐渐学会了怎样平和的对待学与教的关系,逐渐对教学和教育有了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因此也就更加热爱这个工作,更加喜欢这个行当了。


胡希佳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首页  |  活动动态  |  活动公告  |  历史沿革  |  校史钩沉  |  吾爱吾师  |  校友风采  |  活动花絮  |  学院首页
版权所有:山东工艺美术学院40周年校庆办公室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