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潘鲁生调研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五个一”项目·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办公室工作例会召开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建校40周年学术活动周第五次工作例会召开
 搜索  
      首页    |    活动动态    |    活动公告    |    历史沿革     |    校史钩沉    |    吾爱吾师    |    校友风采    |    活动花絮    |    学院首页
  吾爱吾师
秋 霜 硕 彦
作者:刘陶  来源: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校庆办   2012-07-03 10:52:00
  

为纪念孙长林先生九十华诞而作

 

  天寒岁暮,新年已至。晚辈於春节之夜,前去登门探望孙翁,见其贵体康宁,不由宽慰莫名。幸晤中欲陈万端而不忍离去,又恐纷扰他老晚安,故此不敢久留。稍待未几便起身拜别,临行告退之际,孙翁欣然提笔签名,慨将《孙长林艺术收藏丛书》四卷鸿篇巨著俯馈於我。实令晚辈却之不恭,受之有愧。然惊喜所得,如获至宝,承恩受惠,感激涕零,非只言片语所能鸣谢。惟愿天佑吉人,辰维福躬无恙。

  吾侪喜迎和欢庆孙翁九十荣寿。“九”为数字之巅,至为吉祥,所谓“九九十成”,此乃功德圆满之谓也。高朋满座,群贤毕贺,恭咏华章,敬颂千秋。

  创校伊始,白手起家,建功立业,百屈不饶。孙翁以社会责任为经,以历史使命为纬,“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事必躬亲,礼贤下士,凝齐心聚合力,为我院建设与发展以及工艺美术事业之腾飞,昃食宵衣,殚诚竭虑,沥尽碧血丹心之终生。孙翁虚怀若谷,达观谦和。澹名利,谢尘俗,见素而抱朴;忘得失,守贫道,乐善而好施。凡久仰孙翁尊名之众晓者,无不为其人格魅力所折服。

  孙翁向来允恭玄默,勤朴肃毅,“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平日生活拮据而左支右绌,暨其开销绝大用於购置藏品与图书而畸轻畸重。孙翁数十年如一日,苦心孤诣,执意而为,无论身处何等困境,始终固守笃志,毫不知悔。每遇超有所值之物,则思竭不肖之财力,不惜为此挥之辄尽。抑其家中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安之若素却甘之如饴。但孰可知,在尊老夫人不幸罹患绝症期间,延医诊治,所费不赀,境遇堪怜,偃蹇何如,是故不得不借儿女之力,施以援手方渡难关。当回天乏术遂至尊老夫人殂殁人寰之后,孙翁叮其家人悄然以蒇后事,对外守口如瓶而不欲人知。自己却饱尝锥心泣血之痛,彻骨断肠之哀。天人永诀,万丈离愁,“是以独抑郁而谁与语?”悲夫!姑勿俱论,仅觇一瞥而推知其余,足赅孙翁为人之低调,殆为此也。

  众所周知,孙翁素以收藏书画、文物和民艺品蜚声遐迩。定鼎初萌,国难甫平,百业凋敝,万户萧疏,人人皆为养家糊口所担忧。是时孙翁以菲食薄衣居家度日,仅凭区区微薄之俸禄,栖栖遑遑寻觅其流散於民间的艺术瑰宝。日计不足,岁计有余,铢积寸累,春华秋实。捃拾吉光片羽,亦为弥足珍贵,不惟使之得到及时抢救和保护,并且使之得到有效挖潜和利用。付之东隅,收之桑榆,朝乾夕惕,居功至伟。历经沧桑与磨难,嬗递维艰而后荣。孙翁为我校博物馆和民艺馆前所未有之辉煌,奠竹苞松茂之基,增鸟革翚飞之貌。闳中肆外,磅礴宇内。看今朝,唯我校屹立於浩浩学府之中,独领风骚,勇当翘楚。

  孙翁既是位领导者和鉴藏家,又是位书画家和教育家。退休洎今,他依然胸怀教育事业,心系莘莘学子,老骥伏枥,矢志不渝,虽年迈体衰,瘦骨嶙峋,但不辞劬劳出门授业与异地讲学,不宁唯是,他甚而扶病出席和主持国内重要学术会议,行之有年,持之有故。更值得钦迟与感佩的是,孙翁在其家人理解与支持下,义无反顾地屡次三番将价值连城的四千余件所藏家珍与秘宝,皆无偿地捐输给他所创建和他所挚爱的学校。此情此景,何止是我一校之幸,岂非更是同仁之福耶?光前裕后,举世宗仰,见贤思齐,肃然起敬!为表彰孙翁无私奉献精神及不可磨灭之功绩,学校特别设立了“孙长林奖学基金”,并偕其一行,比肩致力於助掖后学不遗余力,为期达培养后备之师与造就栋梁之材而一秉初衷。孙翁以宽仁厚德之心,行嘉惠后人之举。慷慨任侠,义当勇为,历历而可感;垂范后世,桑梓托荫,功高而德劭。宛如嘉庚重生,恰似伯驹再现,莫不令众人举手加额,同钦深佩也。

  伶俜鳏居之些许年来,孙翁不顾春秋已高,忘乎躯况日非,毅然穷学不倦地伏案耕耘,潜心研究,操笔立就,著作等身。当以坚韧不拔之志,为其千秋功业与百年大计,夙夜匪懈,赓续新猷而毕竟其功。耿耿忠心,日月可鉴;悃悃诚衷,天地可表。孙翁立世为人,高风亮节;俯仰一生,义薄云天。由是以观,盖其品阶之高、行谊之广、博藏之众,泽被之深,贡献之大,可谓高山仰止,足堪绝代风标!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功德於教育,惠泽於师生。“行贤而去自贤之行,安往而不爱哉”? 孙翁嘉言懿行已为世人所赞誉,其懋勋卓著之道范,亦将彪炳青史而必为后人所传诵。

  聊布往怀,记忆犹新,陈闻逸事,略述鲜知。

  先严刘敦愿一生从事教学和研究,生前与孙翁长林先生相师为友,交谊甚笃。前者为历史考古学者,后者为文物鉴藏大家,他们皆鞠躬於传统文化,均尽瘁於教育事业。彼此眼意心期,志趣共鸣,后世相知而有缘。先严尚比孙翁大之四岁,亦被尊为兄长而敬重有加。因此之故,孙翁每逢春节均来看望,已然行成惯例,乃至先严辞世多年,仍然屈往陋室对家慈嘘寒问暖躬亲致候,令家人感激至深并没齿难忘。由此可见,两位尊亲长老之殷情厚谊,迥非流俗浮交可喻耳。

  戊午年(1978),二老识荆,倾盖如故,互尊求教,相得益彰。孙翁应先严之邀,先后参观了山大博物馆和省、市博物馆,又联袂考察了章丘龙山、泰安大汶口以及泗水尹家城等一系列文化遗址,所至之处足遍鲁中地区,能迭相临莅诸多的挖掘现场,并能切身感受到重要的考古发现与出土文物,顿使孙翁眼界大开而受益匪浅,从而对华夏文明之历史渊源,有了更为详明的通解和愈加深刻的感悟。先严为孙翁之丰硕藏品与孜孜以求执着精神所诚服,对其民艺学高屋建瓴之见心折殊深,颇有借重之处,缘此,裣衽聆教以启蓬心而尤获裨益。

  孙翁乃是家中常客,不时见其携带古物与先严一同鉴别与探讨。每当聚首,款洽情融,坐而论道,兴致神怡。某次来访,先严欣将父执所送的齐国瓦当(中国陶瓷全集-图38)奉赠于他,孙翁视之诧言:“您何不留赏而忍惜割爱?”,先严告之:“非不为也,实不能尔。但若如此,我必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之大忌”,他点上烟继而言道:“兄台有所不知,诸凡考古之人,遇之而不求,得之而不藏,弟也概莫能外,贻免瓜田李下之嫌。若蒙不弃,戋戋芹献,祗祈莞纳哂存是幸”。孙翁闻之豁然,谢而受之。待后,诹其中秋时节,先严趋府做客,孙翁洁樽候光。茗茶饭后,先严在贵邸浏览其蔚为大观的古代陶器时,不意间倏然发现一件不可多得的鸟型陶鬶(中国陶瓷全集-图2),即引起他极大的兴趣。此物广不数寸,大不盈掬,形象生动,装饰简练,造型介乎似与非似之间,不失为一件上乘的古代艺术品。先严将其带至家中,从中比对和研究,撰写了一篇名为《宁阳瓷窑鸟型陶鬶》的文章(《文物天地》1996年4期),对其加以介绍与论述,该文指出,鸟型陶鬶大都是以各种抽象的曲线所组成,写实或半写实的却极少发现,而像这件近之於大汶口晚期,以暗纹画出双翼并配以鸟尾的史前器物,则实属罕见,无疑是件宝物。它为断定远古东夷地区普遍流行之鸟类崇拜习俗,的确又提供了一例足为采信的佐证。

  先严於有生之年,在台湾付梓发行其学术专著《美术考古与古代文明》(允晨出版社 1994年),成书后原拟奉呈孙翁一册予以斧正和纪念,何奈因所寄副本孔少而未果。为此他萦牵於心,在其截瘫卧病直至大去不远之时,喟慨金乌西坠,天不假年,嗟叹平生将阑,告日无多。亟盼有朝再版能如愿以偿,并嘱儿届时定将孙翁及各位友人悉数赠罄。瞬逾十余寒暑,迨至客岁秋杪,晚辈终将大陆后期出版的同名此书进上,总算了却先严一个未竟之愿。然此回眸,思之欲涕。前辈莫逆隆情,晚辈感同身受。轸念先严虽已驾鹤仙游而室迩人遥,然传薪尚有今人在,所幸先严弟子和家兄仍与孙翁继之往来,也时常帮其所需,做些诸如碑刻拓片、文物测绘或器物修补等涓滴之为。以绵薄之力而效举手之劳,以克绍箕裘而续世交之好,此亦聊可告慰矣。

  壬戌年(1982),山东工艺美术研究所库存一批大型山旺化石,其类型之珍稀,为当今所罕有。先严得知前往并悉以观勘后,对此歆羡不已,向往尤深。曾力图使其借藏於山大博物馆,并遄返两者之间而商榷再三。然绠短汲深,设措无从,几经周章,了无所获。在情非得已之下,先严只好将伯於孙翁,请其出山戮力襄助。孙翁慷允慨许,尽其能力之所及,千方百计促其成功。但使人讵料未及的是,当庶几玉成此事之际,徒因该所从业人员未恪厥职与监管不善,怠使那些珍贵化石神秘失窃而功败垂成。此物不翼而飞,至今下落不明,早已成为疑窦丛生的不解之谜,令人痛惜,倍感遗憾!即或如此,先严仍被孙翁那种一诺无辞的行侠仗义之举,深为感动和无比纫佩。

  癸亥年(1983),晚辈大学毕业后,为企终有所依,啖饭无虞,以谋一席栖身之地。在先严带领下,慕其工艺美院令名循道而来,适遇学校忙以开会,二人暂且室外竚候。顷闻故知前来求见,孙翁即刻拨冗移驾,大步流星伸臂恭迎。旧雨重逢,言无不尽,然时有所迫,不宜打搅,只能长话短说。先严谓其曰:“吾兄久违了,弟携小犬今日所来,一是拜望二是引荐。此人卒读於敝校图书馆专业,豚子不佞,比来赋闲在家以俟良机,倘若孺子可教或为贵校所需,可否容其追随左右,勉效拙愚之力?”,孙翁稍以谘之晚辈后,随即对先严笑之曰:“老兄过谦了,他之所学正为我之所用,有此志向,理当欢迎。不过兹事体大,所关非小,尚需集体研商,方可定夺。屈请令公子稽延时日以候成音,意下如何?”,“诺。谨遵台命”。先严形揖布谢,父子解颐旋归。善哉!希冀之期指日可待,呜呼!情非自禁喜上眉梢。

  暌隔三月,晚辈奉先严顾命之责,恭诣崇阶专诚拜谒孙翁。初次叩门晋见,备受赤忱款待,在盛情难却之下,孙翁厚贶一具无釉白璧瓷瓶,晚辈之以受,不啻蒙恩若宠,甚乃愧不敢当。衔感礼谢之余, 孙翁又从湫隘寝室中陆续端出几件史前陶器,逐一供我辨别并不时加以提问。似觉孙翁尚有浅测之意,故而使我窘蹴不安。无如晚辈驽钝不敏,面对所见器物莫可若何,微凭印象吱唔其辞:这件可能是龙山文化的,那件或是大汶口文化的云云。但不知所言对错与否,却见孙翁只是颔首低笑,缄默不语,且令晚辈忐忑於心。也许是我言之不虚,示以肯定,也许是我虚之不实,留点薄面。毕竟如何,迄未可知。

  邀天之幸,卒遂己愿。翌年仲夏,晚辈荣调本校图书馆执业。迩后,晚辈寻常亲炙於孙翁鞭策与勖励,“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剀切教诲,赐赋箴言,可谓隽永如斯;匡以不逮,玉汝於成,殊为关怀挚诚。而立之年,时逢晚辈合卺良缘吉期,孙翁纡尊降贵辱临寒舍,专此申恭道贺,并赍赏一幅亲手所绘“双桃图”之大作,忻馈花烛之仪,慰致伉俪之禧,瑞福祥纳,曷胜荣幸焉。其眄睐之情与体恤之意,令我铭感靡既,肺腑由衷。晚辈有幸苟存於今日之世,则是仰赖孙翁昔日垂护之恩。然而,忝列门墙而有负盛望,马齿徒长而庸庸如故,却悠然“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自忖宠命优渥,转益难安,洵属歉仄,惭怍已极。每思及於此,晚辈则不尽汗颜而犹恐无地也。

  俱往矣,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回溯趋谒麾下至此安身立命,不觉须臾之间,已是匆匆二十七载。复蒙抬爱与眷顾,其感戴与抱愧之心不知所止,纵使结草衔环也难报鸿恩於万一。今生有悔,来生无怨,感荷高情,不尽依依。

  方今吉藉孙翁九十大寿嘉庆之机,晚辈谨以虔诚至敬之心,聊作一瓣心香,向齿德俱尊不祧之祖,遥躬拜贺,伏首祷祝,祈愿耄耋仁丈之翁:颐享天年,福寿绵长!

  晚 刘 陶 恭叩

  辛卯年二月二十九

 

  山颓木坏,道山遽返,孙翁於今岁之夏痛遭大故而与世长辞。令人不胜怆怛悲悼之至!晚辈祭吊其窀穸之灵前,僾见愾闻,涕泗滂沲,呜呼哀哉,伏维尚飨。

  寒来暑往,时迄於兹,我校经风历雨之遒变,气蒸蒸以日上,木欣欣而向荣,后来居上方为业界之嚆矢。时值四十校庆盛举来临之际,饮水思源,情深不忘,其垂裕后昆之恩与被泽蒙庥之惠,皆使吾人感戴其大辂椎轮之功於曩者。谨此,遥慕先贤铮铮傲骨、凛凛人杰之丰碑,遹追孙翁长林先生之精神,黾勉从事,尽副其职,以渡三尺微命有涯之生。

  刘陶 补白

  壬午年 寒露

首页  |  活动动态  |  活动公告  |  历史沿革  |  校史钩沉  |  吾爱吾师  |  校友风采  |  活动花絮  |  学院首页
版权所有:山东工艺美术学院40周年校庆办公室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管理中心